主页 > 理财 >

2023年01月17日

浏览量

养老金不堪重负 法国再提延迟退休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3年01月17日

62岁退休还是64岁?法国总统马克龙从上任之初就想推行的延迟退休再次被提上议程。面对养老金的巨大压力,兜兜转转,退休改革还是一块难啃但必须啃的骨头。但毕竟事关个人福利,反对声浪依然浩大。不知道这一次,马克龙是会重蹈历史覆辙,还是会掀起法国福利制度新的一页?

逐年延迟

从今年开始到2030年,法国政府打算将逐步退休年龄从62岁延迟至64岁,以缩小养老金支出缺口。据路透社报道,法国总理伊丽莎白·博尔内10日晚说,为实现上述目标,计划从今年9月开始,每年延迟退休年龄3个月。到2030年,除有健康问题或提前参加工作的情况,其他人必须工作至64岁才能退休。

法国当前退休年龄为62岁。据德新社报道,根据法国现行规定,除个别情况外,无论以前缴纳过多长时间养老金,法国人到67岁时均可领取全额养老金。

而根据新计划,自2027年开始,只有工作满43年的法国人才能领取全额养老金。这比先前养老金改革计划建议开始实行这一做法的时间提早了8年。

按计划,退休制度改革方案将于本月23日提交至内阁审议,下月初将提交议会辩论。

为减少推行阻力,该方案计划将最低养老金标准提高至最低工资标准的85%。博尔内还宣布,一些特殊和艰苦行业的退休年龄可酌情放宽。法国政府还计划将最低养老金额度增至每人每月1200欧元。

养老金改革是马克龙政府的一项重要议题。马克龙在第一个总统任期时便开始计划改革养老金制度。2019年至2020年,对马克龙改革计划不满的民众走上街头,示威活动一度使巴黎大部分地区陷入瘫痪。随后由于新冠疫情暴发,马克龙政府的第一次养老金改革提案被暂时搁置。

但这一次,马克龙的决心似乎不小。他在2023年新年前夜的致辞中向民众承诺:“今年将是养老金制度改革的一年,改革的宗旨是在未来几年和几十年内平衡我们的制度。”

拖累财政

根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的数据,在各发达国家中,法国目前的退休年龄最早,而养老金支付却较高,接近全国经济产出的14%,这让法国在财政上难以维系。与其他国家相比,法国退休金相当于退休前工资的74%,而意大利为65%,德国为48%,英国只有28%。

而在全球老龄化加深、生育率持续走低的大背景下,今年的高通胀实实在在地又“掏空了”本不富裕的养老金储备。政府养老金咨询小组的一份报告显示,如果不进行改革,养老金支出最终可能会威胁到法国的赤字削减目标,进而导致法国违反欧盟的债务上限规定。

法国经济、财政及工业、数字主权部长布鲁诺·勒梅尔说,到2030年法国养老金缺口将达到135亿欧元。博尔内说:“如果我们国家的养老金系统出现赤字,会不可避免地导致税收大幅增加,养老金减少,并对我们的养老金体系构成威胁。”

事实上,为了缓解养老金支出给政府财政带来的负担,不少国家早就先行一步,实施延迟退休政策。瑞典属于最早一批推出延迟退休年龄的欧洲国家,采取的是弹性退休制度,即瑞典人可选择在62岁至68岁间退休,如果愿意继续工作,则退休金额度会得到相应的提高。德国则自2012年起实施渐进式延迟退休,预计到2030年将退休年龄延长至67岁。

对于同样早早陷入老龄化困境的日本,退休金在内的社保支出的持续扩大是困扰日本政府的一个长期问题,2020年日本养老金支出高达社会保障支出的45.5%。

日本于去年正式通过《高龄者雇佣安定法》,将企业员工的退休年龄从65岁提高至70岁,更有不少日本制造业企业宣布,取消用工的年龄限制,即使80岁以上的雇员也可以签订劳动合同。

阻力重重

事实上,法国的退休改革一直是一块难啃的硬骨头。从1991年的米歇尔·洛尔卡到1995年的阿兰·朱佩再到2005年的希拉克,无一不被退休改革弄得灰头土脸,最终在大选中被淘汰,萨科齐也想过动刀退休金改革,但最后迎接他的却是2007年和2010年全国性的大罢工,最终导致他在2012年的大选中落败。

这次也不例外,消息一出,引发了法国工会的愤怒,工人们计划于1月19日罢工。此外,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80%的人反对将退休年龄推迟到64岁。一些国会议员甚至指责马克龙的政策是导致他的政党去年失去议会多数席位的原因。

中国社会科学院欧洲研究所经济研究室副研究员孙艳对北京商报记者分析称,对法国来说,历届总统和政府都不敢碰养老金或者退休制度方面的改革。法国在二战后建立了完善的福利制度,法国人一贯主张“自由、平等、博爱”并坚决捍卫自我权益,2016年改革劳动法时就曾引发“黑夜站立”运动,燃油税改革引发的“黄马甲”也声势浩大。可以看得出来,法国福利制度改革是非常艰难的,罢工也很常见,在劳动工时、能拿多少以及什么时候退休等涉及人们利益的方面改革的话势必会遭到反对。

对于现实情况,博尔内承认,改革“将在法国人民中引发恐惧和质疑”,但明知养老金系统会出现赤字而无所作为是“不负责任的”。

复旦大学欧洲问题研究中心主任丁纯表示,从2017年上任以来,马克龙着力推动大幅减税、养老金改革、延迟退休等,虽然不可避免地动了一些人的奶酪,但不改制度沉苛,则无法恢复法国经济活力;改但如没考虑相关民众的承受能力和政策推出的时机,则会引发不满与抗议,导致夭折。

此外,丁纯提到,养老金改革很可能决定马克龙政府在接下来剩余任期内的走向。“我们不怀疑马克龙的改革决心,但到具体做的时候,须兼顾民生,民众的承受能力和时机。”

北京商报记者 方彬楠 赵天舒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资讯 平台 理财 数据 暴光

网贷帮版权所有,管理QQ:    备案号:黔ICP备2022003824号-24   本站内容来源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