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量

免税经济为“买买买”加把火 多地出台措施提速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0-06-30

今年以来,多地出台措施提速布局——

免税为“买买买”加把火

本报记者 董碧娟

随着免税消费政策利好不断,免税消费正快速发展并逐渐走向前台,在带动消费和就业、满足消费者消费升级需求等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专家认为,推动免税消费进一步发展,可以在税制设计和税制改革方面逐渐提高直接税比重,降低间接税比重,让消费环节中的税负不断降低,还可以将免税措施的探索推广到服务消费领域。

近日,河南首家市内免税店——中服免税郑州店正式揭幕。6月10日,王府井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发布公告,宣布公司获得免税品经营资质。

今年以来,多地政府出台政策措施提速布局免税消费。北京加快落实国家免税店创新政策,优化口岸、市内免税店布局;上海支持免税品经营企业增设市内免税店;广州积极争取政策突破设立市内免税店。免税消费正在走向前台。

政策加码探索升级

6月18日下午,云南省政府与中国旅游集团有限公司签署了《大滇西旅游环线建设合作协议》,其中一项合作就是“免税业务布局”。

今年以来,多地政府将免税经济作为推动消费以及发展新业态的一项重要举措。比如,北京提出,开发专供免税渠道的优质特色产品,支持企业开展离境退税即买即退试点,优化离境退税服务流程,进一步扩大试点范围。上海提出,在免税店设立一定面积的国产商品销售区,推动国产自主品牌走向国际市场,同时将加快推进重点商圈离境退税商店全覆盖,扩大即买即退试点范围。

北京国家会计学院教授、财税政策与应用研究所所长李旭红接受采访时介绍:“目前,我国境内的免税店主要有口岸免税店、运输工具免税店、市内免税店、外交人员免税店、供船免税店及出国人员外汇免税商店。免税商店供应对象主要有因公出国人员、远洋海员、华侨、外籍华人、港澳台同胞、出国探亲的中国公民及在国内的外国专家等。”

免税经济升温,离不开政策支持。李旭红梳理了近年来免税消费政策变化的脉络:2016年,我国在广州、杭州、深圳等地增设19家口岸进境免税店。免税税种包括关税、进口环节增值税和消费税。免税商品以便于携带的个人消费品为主,免税购物额总计不超过8000元。同年,《口岸进境免税店管理暂行办法》出台,以加强规范管理。2018年,相关部门对《口岸进境免税店管理暂行办法》做出补充规定,以指导相关口岸制定科学规范的招标评判标准。2019年,《口岸出境免税店管理暂行办法》发布,促进口岸出境免税店健康有序发展。

今年,23个部门联合印发《关于促进消费扩容提质加快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实施意见》,对进一步完善免税业政策作出系统部署。中共中央、国务院印发的《海南自由贸易港建设总体方案》提出,放宽离岛免税购物额度至每年每人10万元,扩大免税商品种类。多重政策利好,让免税消费成为“香饽饽”。

有助吸引消费回流

辽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研究员梁启东告诉记者:“面对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如何更好地发挥消费的基础性作用,是各地做好当前经济工作的一大考验。免税消费有助于应对疫情考验,促进经济增长。”梁启东剖析了免税消费的多重意义:顺应消费升级趋势,促进形成新的消费热点;充分发掘中高端消费群体的“富矿”,对扩大消费总量起到“四两拨千斤”作用;免税消费可以活跃一个地区的商业氛围,提升城市的知名度和美誉度。

“口岸免税店的增加,可以扩大地区的旅游面和开放度;市内免税店的开设,是一个城市和地区高端商业繁荣的标志与代表;市内免税店的‘旅游+零售’模式,可以拉动旅游客流量,活跃消费经济。”梁启东进一步分析。

西南财经大学教授、西财智库首席研究员汤继强告诉记者:“免税消费的发展不仅有利于带动消费和就业,还有利于满足消费者的消费升级需求。不仅消费升级趋势下国内消费者对于进口日用品和奢侈品消费迅速增长,而且随着国内市场开放度和吸引力的提升,入境旅客消费逐年增加,免税零售有较大增长空间。”

汤继强认为:“建设免税店,适度放开入境免税购物限制,优化国内免税店购物体验,提升我国居民和入境旅客在国内免税店购物的便利程度,有利于满足居民国际化、品质化消费需求,引导境外消费回流,将中高端消费红利留在国内。同时,扩大优质本土品牌在免税零售渠道的展示与销售,有利于提升‘中国制造’影响力。”

“免税消费经济具有吸引消费回流、活跃消费经济、提升居民消费层次等多重作用。免税消费经济对于提振企业、消费者的信心有独特作用。”李旭红表示。

仍需多方合力探索

“免税消费政策利好不断,进一步开启了国内免税业市场空间,可以从政府、行业、消费主体三方面进行探索尝试。”汤继强认为,从政府角度来看,可以在税制设计和税制改革方面逐渐提高直接税比重,降低间接税比重,让消费环节中的税负不断降低,还可以将免税措施的探索推广到服务消费领域。

“从行业角度看,可以通过发展跨境电商网购保税进口和免税店业务,利用海外品牌和本土品牌融合创新,适度扩大离境退税商店名单等,打造免税消费的‘新引擎、新品质、新链条’。”汤继强说。

从消费主体角度看,可以鼓励有条件的城市对市内免税店的建设经营提供土地、融资等支持,在机场口岸免税店为市内免税店设立离境提货点,为免税消费提供便利。还可以完善免税店政策,做好增设口岸出境免税店和市内免税店等工作,鼓励增设离境退税商店,推广开展“即买即退”业务,吸引更多消费回流。

“免税店的开设,要与其他零售业态分好工,做到错位经营。城市要做好免税商业的规划。”梁启东认为,应继续完善税收调节等政策,做好免税商店的政策保障,完善消费信贷政策,为消费扩大和升级提供良好金融环境。

李旭红建议,在财税政策方面,可以逐渐提高直接税比重,降低间接税比重,促进消费结构调整。同时,可以通过促进线上线下消费的互动协同,推广应用“互联网+”智能消费生态体系。

“对于建设市内免税店,可以考虑进一步适度放开入境免税购物限制,进一步便利国内免税店购物流程,提高购物便利程度,从而引导境外消费回流,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李旭红认为,可以在免税零售渠道中引入优质本土品牌,将免税店打造成为宣传展示民族产业与本土品牌的重要平台。

董碧娟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资讯 平台 理财 数据 暴光

网贷帮版权所有,管理QQ:2937818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