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量

网贷严查隐患,平台“脱胎换骨”

作者:柠檬味 发布时间:2018-12-30

厦门金融办下发《厦门市网络借贷风险专项整治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关于做好厦门市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良性退出工作的通知》,其中一条明确要求,暂不选择退出的网贷机构也需要设定“生前遗嘱”式退出计划。生前遗嘱,看到这个词不知道从业人士内心什么想法,作为投资人我倒是感觉瑟瑟发抖,看着平台都好像带上了悲壮的光环。

刮骨疗毒

image.png

同一天,杭州互金协会也发布了网贷风险处置工作通知,九条要求与深十条内容几乎一致。推测成真,深圳先行继而各地金融办推行,应是监管层对网贷整治整改的全国统一要求。政策不断加码日趋严格,也是前阵子监管层对互金乱象反思教训总结经验后的必然动作。

过去几年借互金的热潮,网贷成了自融和庞氏滋生的沃土,骗局规模不断刷新记录,投资人财产遭受严重损失,引发聚众事件破坏社会稳定。网贷已经跑偏很久,首付贷、套路贷、校园贷、期货配资等等,所谓金融创新开发出了大量高风险产品,而多头借贷的问题也是积弊严重,对于将现金贷捧为盈利宝典的平台来说,是个随时爆发的隐患。顽症需下猛药,去杠杆防化风险,这刀真切到身上的时候,确实如刮骨般疼痛。

责有所归

image.png

之前的暂行办法和整改通知,主要说明了平台“能做”的和“不能做”的业务,不能做的存量要清退,不合规的机构要退出,对于股东法律责任没有进一步说明。而从8月国十条开始,监管要求不断的压实了股东责任。

责任存在一个程度的问题。雷潮的例子中可以看到,很多平台举着备案大旗拆分底层资产,动辄声称为了合规为了发展,将原投资协议全部撕毁;逾期多退出慢,也说属于协助催收,把自己撇了干净;还有平台引入第三方,两三折收购债权。

监管要求去刚兑,却给了平台耍无赖的借口。平台虽然不跑路,却有更多花样收割投资人。投资人难以忍受选择报案,也出现了可溯金融这种不立案的情况。这次厦门给出了一个极佳的处理方式,一切的前提是最大限度保护投资人合法权益,即便立案后也要按照清盘方案继续处理存量业务,进行债务清偿,平台运营资金不足时,由股东提供资金保证完成良性退出工作。平台责任不是简单体现在跑路难,更应该追究股东连带责任,对于投资人资金损失的挽回才是根本。无论是原信用中介时的合同约定,或者信息中介的项目推荐,涉及投资人钱财的责任都需要“上纲上线”,从严处理。

绝地求生,6月之后新开平台为零

image.png

这一次监管政策终于被严格执行了,国十条禁止了新开平台,地方对于机构双降甚至三降四降的要求也进入了落实阶段。潘功胜的讲话是对最近政策的诠释:互金应该接受更加严格的监管。去年6月的整治通知就增加了双降要求,各地虽然略有不同,但基本都是控制(降低)互金机构数量,控制(降低)业务总量,违规业务清退。双降喊话已久,出发点是控制风险。但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一些平台出于规模需求,对于政策视而不见,还有一些平台出于备案考虑,企图胁迫监管,妄想规模大了就没人敢动我,某知名大平台更是多次逆风增量,什么禁止干什么,在省金融办会议上直接被点名。

过去很多网贷公司跳入这行,冲下规模,赚个差价,拿点风投,小日子过的美滋滋,现在却发现圈子居然真的在缩了...

没增量、没新增业务、没利润,前面几篇已经说过这个问题,定会有平台扛不住亏损的压力。规模太小,产生的利润勉强维持运营,如果开发的业务质量参差不齐,逾期坏账略多就会让平台陷入泥潭,无法增量的时候,放弃保壳,清盘是最好的选择。现在看,不需要监管强制要求多少待收以下的平台停业,小规模的平台熬不了多久就会被市场自然淘汰了。备案之前,整治合规这一时期可能就刷掉大量参赛人员。平台想与时间赛跑,还真没那个体力。

(编辑:柠檬味)

推荐阅读

友情链接

资讯 平台 理财 数据 暴光